回首亘年漫月里的所有怦然心动,她拨得头筹。

“开不完春花春柳满画楼”

Riptide激流

CP:死神加布里埃尔·莱耶斯/黑百合艾米丽·拉克瓦

杰哈·拉克瓦/艾米丽·拉克瓦


声明:他们属于暴雪,文章属于我。时间线混乱,OOC有,食用愉快。已弃,不再更新。

                        0

  一人的死会改变一切。...


捕蝇草的蜜 番外1

  娜塔莎小心翼翼地避开枝蔓上的刺,从花丛里摘下一朵红玫瑰。一小滴汗滑过脸颊,停顿于她削瘦的下巴,随着动作摇晃,打在叶片上。“是刚浇的水呢。”她环视周围的各色玫瑰,眯起眼,捏着帽檐抬头看。太阳还是那般遥不可及,天空愈发深沉,白云似乎忍受不住烈日所散发的热度,逃离至天际以外的地方。半小时前,娜塔莎拿水壶为它们浇灌,现在无一不变得蔫蔫。

看着自己脚下一点影子,她决定回到古堡里。


  “娜塔莎,最近天气热起来了,你需要换上凉快的短裙吗?”


  有些尴尬,被发现了。她停下桌底的动作。已是夏季中旬,娜塔莎还穿着掩盖过脚踝的长裙,因为无法忍受炎夏的热度,她悄悄地将裙角一点点折起,卷到接近膝盖的长...

一起采青吧

《还剩一颗子弹》

 我因为单身太久,为自己的未来着想,耗时五个月制造出面前的男人。皮肤,骨骼,头发等质材都是自己细心挑选,当然那张比彭于晏还帅的脸,也是我私心捏出来的。


  拔掉充电插头,我小心地启动开关。他在我期待的目光下缓缓睁开眼睛。“你已经两天没有让身体休息了,我建议你现在去小憩一会。”谁能想到你制造出来的男友开口对你说的第一句话饱含着老母亲的语气。


  他似乎太粘人了。浴室门外,床头,甚至跟随我到研究所,目不转睛地观察我每个动作。我愤怒地瞪他,他又微笑着朝我挥手。对着这张帅脸,谁又能继续生气呢?

忍受不住同事们的奇妙目光,在我强制要求下,他才十分不愿地留在房子里。可每天回家开门,必定撞见他站在...

1 / 5

© 透明贝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