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来肤浅

我眼中的蝶与月(三)

 送给四喵 @太阳落山惹 过渡段就是写不好,删删改改。下一篇就该是剧情了黑蝶是我脑补的。ooc有,食用愉快。


  我本以为,公孙月是阴川蝴蝶君灵魂湖水里无意被投进的一块小石子——使之荡出一圈圈涟漪,终归万籁都寂。我错了,错得一塌糊涂。


  十八年,对于一只蝴蝶而言是难以忍受的煎熬。主人在谷中抛洒黄金,日复一日,心碎成红蝶满天飞,亿万黄金葬河底;我看着身边的蝴蝶们走到生命尽头,苦不堪言。蝶生短暂,从一只弱小的毛虫破蛹成蝶,最后同凋零的蝴蝶兰一齐落入烂泥。同伴一只又一只与我道别,在第二天清晨,悄息无声地躺...

我眼中的蝶与月(二)

Lof查图片太严,只能发文字,好气啊。本文送给四喵 @四喵理论 ooc有,文笔拙劣,食用愉快


阴川蝴蝶谷迎来当年的第一场雨。迫于弥漫在空气中的水汽,我躲在腐朽的枯木洞里,扇开试图飘进洞口的雨水。烟雨朦胧,树林覆上一层薄纱,我的双翼也凝出几颗水珠。一团飘渺的红色在林中若隐若现。它彳亍着,越走越近。

主人第二十三次从浮光掠影回来。

蝴蝶君撑起油纸伞,不顾衣袖会被露水沾湿,径直走向我。他伸出手臂,让我停在他肩头,离开流水的枯树。嘿,阴川蝴蝶君肩上又多出一只蝶。“为何她还是不肯接受我?”踩在软烂的泥土上,主人又同我诉苦。“我把黄金藏入玫瑰花束里,摆成心形,她头也不回。这不是女孩子们...

我眼中的蝶与月(一)

送给 @四喵理论 的干粮,一只傻白蝶的视角,文笔拙劣,ooc有,食用愉快。  

  主人离开蝴蝶谷,应有四年光景。阴川的溪水依旧不断地流淌,除了闪着光的黄金,一切都似从前。我停在蝴蝶斩曾树立的泥土上,倚靠着腐烂的树根,微微抬头,凝视那轮月。主人在那漫长的十八年里,习惯性望向蝴蝶谷谷口,等待那抹红色的身影。此时的我,不禁模仿起这举动。对于蝴蝶,时间也只是在扇翅膀间流过,并无长短之分。可在胸腔中荡漾的孤独感与不甘,我想,没有公孙月姑娘在身侧的蝴蝶君,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亦是如此。不知是主人遗忘了我或是心爱之人已仙逝,我的身体越渐透明,体内的真气消失不见,很快连飞行...

【阴阳师】蛛丝弦(二)

配对:妖琴师/络新妇,青坊主/清姬提及。ooc有,注意避雷。很短,会坑。

晴明知道自己的式神遇到了麻烦——那位蜘蛛女妖不再像以前那样第一位跳到男人面前用毒针折磨他们,愉悦的听他们因痛苦而呻吟不止。她似乎失去了对猎杀的兴趣,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受伤。“清姬。”晴明叫住青坊主身旁的蛇妖,“我有件事要拜托你。”他摇摇折扇,意味深长地盯着他们身后的庭院。

清姬点燃长杆里的烟草,红唇轻微一抿,缓缓吐出烟雾。云雾缭绕,白烟缓慢上升,模糊了她的脸颊,指尖轻点烟杆,黑灰撒落在桌上。狭小的房间被白烟填满,烟草味从门缝中溢出。络新妇厌恶的皱起眉头,随后又化作无所谓的样子。当然,蜘蛛女郎的一举一动都被清姬看在眼里...

【阴阳师】蛛丝弦(一)

配对:妖琴师/络新妇,其余cp在tag提及。ooc有,注意避雷。很短,会坑。
============================================
“求求你了,先生…再弹奏一曲吧!”络新妇伸出手拉住面前男人的衣袖,银发滑过她的指尖。她抓了个空。“这真的最后一首了,”他没有转过头,“闭嘴,然后听完它。”她看着男人纤细的手指抚上琴弦,金属护指擦过弦线发出的呲啦声被放大,掩盖了悠扬的琴声。“你以为你这样就能逃避一切吗,络新妇?”不对,不是先生!络新妇脑袋一片空白,她的手臂被无数双手抓住,锐利的指甲抠进她的皮肤里,划出一道道血痕。

“你背叛了我,应该下地狱!”“抓住她,她是只摄魂的狐...

1 / 3

© 透明贝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