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来肤浅

【EA】【AU】同居与热恋四题

ooc有,四题均从同居三十题与热恋三十题里挑出。上接之前的四题。

5.暴雨天一起看恐怖电影


一声雷响。Altair放下手中的书本,皱起眉,看着窗外。黑压压的一片,没有关紧的窗户被吹开,咯吱作响。他起身走到窗边,关紧了那扇窗。书桌上没被压住的纸张都被吹开,掉落在地板上。Altair俯身拾起它们,回到了沙发前。

趴在沙发上的Ezio拿着遥控器,不停的换着台。最后干脆将遥控器丢开,将脸埋在沙发里头:“电视台怎么都在下雨天播言情剧穿越剧?看来要下大雨了出去烧烤的计划要泡汤啦。”话音刚落,雨点击打在窗户上,窗外沙沙作响。“噢好吧…看来要无聊一晚上了…”

沉默之后,Ezio突然从沙发上跳起来。“对了Altair,我们之前买了碟吧!”“貌似买了,什么类型的影片就记不清了。”Altair一只手撑着额头,翻着杂志。“寂静岭…电锯惊魂…林中小屋…安娜贝儿…怎么全部都是恐怖片?”Ezio翻着抽屉。“这可是你自己选的。”“好吧,暴雨天看恐怖电影是个不错的选择。”Ezio撇撇嘴。

Ezio将客厅的灯关掉,抱紧了Altair。“你胆子有那么小吗。”Altair嫌弃地推开了他。Ezio又搂住了他:“我觉得这样很配合气氛!”“……”

窗外的雨声与电视机里的音效交错着,时不时的闪电与雷声,影片女主的尖叫声。窗边的黑影不断地闪现,木门被推开,伴随着指甲在门上摩擦的音效。Altair下意识的攥紧了旁边Ezio的衣角。Ezio发现了这一点,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Alt你在害怕?”“不。指甲在门上摩擦谁都会起鸡皮疙…”“咿呀————!!!”女主角在转过身时看见了黑影,再次尖叫了起来。Ezio感觉到怀里的人缩了缩。

6.沙发上,枕在大腿上


Ezio与Altair工作的时间不定,偶尔的休闲时间也只能在家里度过。更多的是Ezio对着Altair讲述这几天发生的一些有趣的事,Altair则捧着一本书,侧靠着Ezio,静静地聆听着。


“Alt你有在听我说话吗…”Ezio掐了掐上方的脸颊。Altair将目光转移到枕在自己大腿上的某人。“嗯…Leo今天又被艺术展邀请了,然后呢?”Altair将手中厚厚的书翻了一面。


Ezio又不满地掐了掐:“这个是十分钟前的话题啦。陪我聊聊天,老看书不看我会吃醋的。”顺手拉下Altair的兜帽,直勾勾地盯着他。兜帽的阴影遮挡住了看书所需要的光线,Altair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书。“行…你继续讲吧…还有别掐了。”


Ezio满足地稍微起身,亲了一口Altair的脸颊,“那么今天我来讲一个故事啦!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叫Ezio的王子和一位叫Altair的公主。他们……”“闭嘴。”Altair抄起手边的书,砸了下去。

7.其中一人的生日

1月11日的纽约郊区,一片素银。屋顶,地面以及树枝梢头都挂着柔软的白雪。小路上偶尔有几个人匆忙的走过,小孩子淘气地在雪堆里踩踏,靴子陷入了雪堆,被父母说教着走开。

白桦树林里有人惊动了一群灰雀,不过也没有人在意。

Altair呼出一口白雾,用地上的尸体的衣服擦了擦袖剑,防止有残留的血迹。刚刚暗杀的目标反应过大,撞到了旁边的白桦树上,惊动了枝头的灰雀。

寒风将Altair的风衣衣摆吹起,枝头又掉落下一小堆雪。他将白色的围巾拉上,收回了袖剑。那么尸体怎么解决…?用雪埋了?思考中的Altair看到了不远处的枯枝堆。他扛起尸体,丢在了枯树枝上,断裂的枯枝发出了咯吱的抗议。Altair给旁边的树一拳,压低树梢的白雪抖动着,扑簌簌的掉落。临走前的Altair回头望了一眼鼓起的雪堆,捡起了脚边的树枝,插在了那个雪堆里,给死者做了一个比较简陋……的坟墓。

飘扬的围巾边缘处上的暗红吸引了Altair的注意———扛尸体的时候血不小心蹭到了他最喜欢的围巾上,他也不会告诉我们这是Ezio送的。Altair突然想回去给那个雪堆踩几脚,当然他没有那么做,这会显得他很幼稚。

幸运的是一路上都没有遇到其他人,然而异常清冷的花园让Altair加快了脚步,也许是心理作用,他觉得温度降低了不少。Ezio今天也早早的出了门,说是找Desmond和Connor有事。

Altair一开门,撞上了某个柔软的东西。浓烈的花香瞬间充满整个鼻腔,是玫瑰。

“生日快乐,Altair!”Ezio从那一大束红玫瑰旁探出脑袋,托起了 Altair冰冷的手。这时的Altair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平时因为兄弟会的事务繁杂,从而忽略了一些节日和有意义的日子。在自己的刺客生涯里,忙碌而又处处充满危险。给自己庆祝生日的念头估计都已经拿去为组织操劳和思考如何对付圣殿骑士了吧。

Ezio接住了一片不小心抖落的玫瑰花瓣,用牙齿咬住,低头往Altair唇边送去。Altair也没有拒绝,微微张开嘴唇,接受了这片花瓣,以及意大利人附送的吻。

玫瑰花瓣带有花香的苦涩在口腔中散开,还有Ezio甜腻的深吻。

Altair吞下了这片花瓣,Ezio也退了出来,当然也看到了他脸上的一层淡红色。

“那么这份生日礼物满意吗~”“……一般般吧。”“可我一大早就跑去市区的花店买了最新鲜的花束啊!居然一点表示也没有吗!”“…真麻烦…”Altair在他的脸颊留下一吻,以及满面春风的Ezio。“谢谢……还有,地上的花瓣给我扫干净。”


8.禁烟令

Ezio并没有太大的烟瘾。第一次抽烟是在高中时那群所谓“好友”的怂恿中尝试,尼古丁的味道充满整个胸腔,Ezio就被它死死的抓住。他也尝试过去戒烟,可他做不到。那种烟雾在口腔,胸腔里的奇妙感觉总是挥之不去。Ezio心情烦躁的时候总会从口袋里拿出一包香烟,点上。浓烈的味道总能刺激着脑细胞,他也十分享受。

你以为抽烟看起来很帅?能够吸引一些学生妹的目光?只是剩下一些肺部疾病与浑身的烟臭味罢了。Altair十分不喜欢烟草味。一闻到那股呛鼻的气味,这位中东人难免会皱起眉头,与吸烟者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过他也尽量克制住自己露出厌恶的表情。

Ezio靠着墙壁,在口袋里摸索着什么———果然是一包香烟。他抽出一根,夹住,再用打火机将它点燃。感受烟雾在肺部循环,再缓缓吐出。看着袅袅的烟雾环绕在手上,意大利人露出了满意的笑容。Altair在一旁沉默着,看着落下的火星。

“不喜欢?”Ezio看到了身边微皱眉头的Altair。“明知故问…”Altair挥了挥手,将飘来的薄烟挥散开。“Ezio…”“?”Altair垂下眼眸,盯着地板,“戒烟吧。这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

“可是…”“尼古丁只是有害无益,即使他能清醒你的头脑。而且我不喜欢烟草味。”重点是最后一句吧…Ezio认命地熄灭了手中拿根还未抽完的香烟。他拿出口袋里剩余的一包烟,递给了Altair。Altair刚伸出手,却抓了个空——Ezio又将那包烟抽了回去。

Ezio向前走去,附身将Altair压在墙上。“那么,我能获取什么?中东美人以及他的吻?”Altair尝试将他推开,他贴得更紧了。“如果你现在离开我并且将你的所有香烟交给我,也许可以避免一顿毒打。”Altair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Ezio吃痛地松开了手臂。“我早已属于你了。”

过了两三天后我才发现只发了3题!快被自己蠢哭

评论(10)
热度(81)

© 透明贝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