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来肤浅

【黑爪组】生理期

配对:死神/黑百合。ooc有;没错你没看错标题我们写的就是艾米丽的生理期……这个梗的确有点猝不及防;修文的依旧是@夏洛加尔 辛苦了辛苦了;萌这对的小伙伴可以找我们一起取暖;祝食用愉快!

正文:

她后悔了,她不该明知故犯的。黑百合和死神在已在狙击点守了两个小时,天色越来越暗,而目标仍然在有效射程外和社会名流谈笑风生。刺骨的寒风把她高束的马尾吹散开来,喧嚣的风声在她耳边擦过。本就毫无血色的嘴唇变得更加苍白。

该死,我居然忘记了我的生理期。黑百合将额上垂下遮挡视线的几缕发丝撩到耳边,继续盯着射程外的目标。小腹的剧烈疼痛使她分了神,她觉得自己现在仿佛正被敌人剥皮抽筋。

“嘶……”她忍不住从狙击枪上拿下一只手,按在腹部上妄图为它带来一丝温暖。死神察觉了这极少出现的小动作,忍不住开口:。“黑百合?”

“死神,如果你想好好完成任务就闭上那张嘴。女人有种东西叫做生理痛。你们永远都体会不了这种感觉,就像是你拿着自己的霰弹枪朝着自己的腹部开几枪。”疼痛使黑百合分心,也使她有几分暴躁。

死神闭上了嘴。至少她知道黑百合现在心情很不好,而永远不要惹心情不好的女人。“你应该专心点,他出来了。”

黑百合把注意力转回狙击枪上的瞄准镜:“Come Little Children……”她锁定了目标的头部,信心满满。“再见了。”不幸的是,在她扣下扳机的那刹那,小腹的疼痛加剧了,好像要她整个人撕成两半般的剧痛,让她的枪口有了极其细微的偏差。糟了!逆风使子弹彻底偏离了原来的方向,射在目标身旁的酒杯上,发出清脆的容器破裂音。

该死,怎么会这样。黑百合扔开平常视如珍宝的狙击枪,倒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她急促的喘着气,就像离开了水塘的鱼。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狼狈过了。

“原来生理痛的威力能让黑百合射偏。”死神站在一旁,沉声揶揄道。

“走,离开这里,哪也好找个地方让我躺一下。”黑百合明显没有听进他的话,只是喘着气小声说道。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请求。死神看着躺在地上的黑百合,被面具遮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抱起了地上蜷成一团的搭档,消失在夜幕里。

发霉的木地板显然对施加于它的重量甚是不满,几乎尖叫着发出吱吱的噪音。阴暗的角落处几只蟑螂窸窸窣窣地爬行着,狭小的房间潮湿阴暗甚至没有任何照明设备。艾米丽在肮脏的床单上蜷缩着,揪着床单,指节泛白。她甚至开始痛恨黑爪没有切断她的痛觉神经将她改造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生化兵器,至少不会有今天的落荒而逃。若不是她还会在床上间或颤抖一阵子,不知情的人会以为她死了。

“莱耶斯。”艾米丽开口了,她费力地吞咽了一下,“有热水吗,或者阿司匹林。”

“没有,准确的说这里什么都没有。”他扫视一眼周围几乎可称得上废品的家具,肯定了这个说法。

“冷水,就算是冷水也可以。”她颤抖着声线,几乎是嗫嚅着。“这里什么都没有,除了……"莱耶斯蹲了下去,不抱任何希望的打开了油腻污黑的床头柜。他摸索几下,拿出一个盒状物体,几乎没有迟疑的扔了回去。“几个用过的安全套。”

“你在开玩笑吧……”艾米丽再也不出声了,她紧紧的抓住床单,额头上满是冷汗。

莱耶斯静静地坐在床沿,看着她。床头摆着一块至少看上去还算白净的毛巾,这大概是酒店那低廉的价钱唯一起作用的地方。莱耶斯迟疑了一会,拿着这块毛巾轻轻的擦掉了她额头上的汗珠。他不清楚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也许因为她是他的搭档,也许是——莱耶斯不再细想下去,放下了毛巾。他脱下身上的黑色风衣,披在她身上。

夜还很长。

评论
热度(73)
  1. 彩衣吹笛手尼库。 转载了此文字
    来啊快活啊大家一起热度+1啊

© 透明贝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