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来肤浅

【阴阳师】蛛丝弦(一)

配对:妖琴师/络新妇,其余cp在tag提及。ooc有,注意避雷。很短,会坑。
============================================
“求求你了,先生…再弹奏一曲吧!”络新妇伸出手拉住面前男人的衣袖,银发滑过她的指尖。她抓了个空。“这真的最后一首了,”他没有转过头,“闭嘴,然后听完它。”她看着男人纤细的手指抚上琴弦,金属护指擦过弦线发出的呲啦声被放大,掩盖了悠扬的琴声。“你以为你这样就能逃避一切吗,络新妇?”不对,不是先生!络新妇脑袋一片空白,她的手臂被无数双手抓住,锐利的指甲抠进她的皮肤里,划出一道道血痕。

“你背叛了我,应该下地狱!”“抓住她,她是只摄魂的狐狸精!”“将她投进井里!”黑暗中不断闪过扭曲一团的面孔,嘈杂的说话声和破碎的琴声交杂一起,吞噬着络新妇。脚底酥麻的感觉随着血液流经她身体的任何角落,像是被火焰焚烧一般,痛楚把她撕裂成碎片。她尖叫,哭喊。大大小小的蜘蛛从阴影中涌出,它们淹没络新妇,她的头发,她的手指都被啃噬至尽。

“好恨啊……你出卖了我…”她的喉咙被蜘蛛们填满,毫无血色的嘴唇微微开张,她盯着眼前那些诡异笑着的男人们,“你们都该去死……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琴师站在她的面前,嘴唇不断张开闭合。她听不见。

络新妇不断的重复做这个梦,不断的惊醒。她抹去额头的汗珠,梳理被泪水和汗水濡湿的发丝,浓烈的妖气使身下的大蜘蛛不安分的挪动蛛腿。“放心。”她摸了摸它身上的蛛毛,后者安心的眯起眼睛,獠牙也愉悦的一张一合。络新妇走出房间,关上了门。

风从庭院的装饰墙的缝隙中悄悄钻入,吹起树上的风铃。地上的残花被气流卷起,不断在空中旋转,飘落到假山的竹叶上,飘浮在平静的湖面,不经意惊起一圈圈涟漪。“又做噩梦了?”她抬头,一盏青灯在樱花丛中闪烁。点点幽光与摆动的花瓣相互交错,光影义无返顾地在枝叶里来回穿梭。躁动不安的心也平静下来,她朝着光源走去,想抓住这一丝光。“叮……”清脆的风铃把络新妇的思绪带回庭院,带回这棵樱花树下。手中粗糙的触感让她意识到自己摸着这树干已有一段时间,指甲抠进木头里也有些疼痛。

“别被她的吸魂灯蛊惑了。”淡淡的酒香从樱花树中弥漫开,连空气都变得甜腻。“噗嗤,你以为络就这么容易被迷住了吗?”青行灯用衣摆遮住嘴唇,盈盈的笑起来。酒精在她苍白的脸颊上染上一层红晕,口齿间有股清新的花香。她揪住大天狗的翅膀,拔下几根黑羽。月光在她瀑布般的银发上一泄而下,光流进大天狗深海色的瞳孔里。他枕在青行灯的腿上,伸出手摘掉她肩上的几片落樱,恋人颇孩子气的行为让他皱起眉头。

“要来一杯吗?……诶,没有了。”青行灯拎起酒瓶摇晃几下,没听到酒水的碰撞声而失落的降低语调。“不用了。”络新妇摆摆手,蛛腿原地窸窸窣窣的摩擦。即使喉咙干涩得发痛,她也没有一点想湿润喉道的欲望。大天狗坐直身子,眯着眼,开始吹奏竹笛。悠长的笛声随风飘出庭院,冷风乘机钻入络新妇的衣袖,寒意驱使她捏紧手中的衣摆,层层褶皱下的指尖渐渐发白。

“如果有位琴师一起演奏就好了。”青行灯摇晃她悬空的腿,懒洋洋的倚靠树干上。琴师……络新妇想不起梦境中那位银发琴师的面容,他从不回头看她一眼。他的琴声,带着一些幽怨和悲伤。所有的痛苦都被这悲哀的音乐勾起。只是梦而已。她自嘲。

“你永远活在自己的小小世界和黑暗里。”她转身离开落樱的庭院,回到属于她的阴影中。

评论
热度(13)

© 透明贝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