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来肤浅

【阴阳师】蛛丝弦(二)

配对:妖琴师/络新妇,青坊主/清姬提及。ooc有,注意避雷。很短,会坑。


晴明知道自己的式神遇到了麻烦——那位蜘蛛女妖不再像以前那样第一位跳到男人面前用毒针折磨他们,愉悦的听他们因痛苦而呻吟不止。她似乎失去了对猎杀的兴趣,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受伤。“清姬。”晴明叫住青坊主身旁的蛇妖,“我有件事要拜托你。”他摇摇折扇,意味深长地盯着他们身后的庭院。

清姬点燃长杆里的烟草,红唇轻微一抿,缓缓吐出烟雾。云雾缭绕,白烟缓慢上升,模糊了她的脸颊,指尖轻点烟杆,黑灰撒落在桌上。狭小的房间被白烟填满,烟草味从门缝中溢出。络新妇厌恶的皱起眉头,随后又化作无所谓的样子。当然,蜘蛛女郎的一举一动都被清姬看在眼里。“抱歉。”她起身打开纸窗,蛇尾在地板上沙沙作响。
在整个寮里,络新妇最熟悉清姬。她们都是因爱生恨,被爱人所背叛的女妖。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络新妇对清姬说的第一句话。
也许是清姬放下了她对安珍的怨恨,或是青坊主的执念难以抗拒,她开始了一段新恋情。如今被式神们戏称“怨妇组”的两人只剩下络新妇,孑然一身。姐妹有了新的依偎,她自然是欣慰。可她害怕清姬重蹈覆辙,千苍百孔的心再次受伤。“我不知道,也无所谓了。”清姬头顶上的牡丹花在阳光下更加艳丽,“若真是这样,就算我心甘情愿了。”她吐出最后一口烟雾。果然无法和坠入爱河的女人讲理智。络新妇放弃劝说她的念头。

“我又梦到了那位琴师。”她开口,“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络新妇伸出手指,按揉她微微肿痛的太阳穴。山兔和孟婆嬉笑声打断了她短暂的休息。清姬放下手中的烟杆:“梦是人内心的一面镜子,包括那些男人。但,只是偶然?”“不可能!”络新妇提高了语调,“不可能是偶然!”清姬看到她难得一见的激动,笑出声。“去萤草那拿些镇魂香吧,你该睡个好觉了。”

她掐着面前琴师的脖子,手上的血液凝固成黑色块状。络新妇终于看清他了的脸,清秀的面容一半已经妖化,扭曲一团。紫色的长发像触手一样蠕动,生锈的齿轮嵌进她的皮肉。“动手吧。”琴师对她说,没有任何感情。他抓起络新妇的手,按住自己的胸口。“朝这,一切都会结束。”她在犹豫。她能感受到琴师的心跳,缓慢起伏的呼吸。他炽热的鼻息打在她的耳畔,“真是懦弱,虫子。”毒液早已汇聚在针端,身下的蜘蛛暴躁的“嘶嘶”吼叫。

你到底在犹豫什么。

几颗眼泪滴落在琴师的脸上,冲洗掉原有的血痕。从他眼眸的反光里,络新妇看到了一只丑恶的巨大蜘蛛举起毒针。“不要!”它刺向了琴师,温暖的血液飞溅到她的脸上。

被灼烧的痛感唤醒了络新妇,她睁开眼,面前的小草妖不断的抹眼泪。“络新妇姐姐,萤草做错什么了吗?”萤草端来的茶被她打翻,滚烫的茶水泼洒在地上,溅到络新妇和萤草的手臂上。“别怕,”她把萤草拥入怀中,拭去她在眼眶中打转的泪珠。小草妖的细微抽噎声和烫红的皮肤让她心如绞一般的疼着,“没事了。”

炉子里的炭火噼啪作响,香气充满整个房间。她累了。她试图像清姬那样,放下过去,放下心中的怨恨。她做不到。那些男人丑恶的嘴脸和被蜘蛛啃食的痛苦,刻骨铭心。只有疼痛才能让她清醒。她流着复仇之血,猎杀男人,是她活下去的唯一信念。炉火奄奄一息,火花夜也燃尽了最后的生命。

络新妇闭上眼,她就这样沉入黑暗中,没有人将她带回阳光照耀的世界。

晴明坐在画好的召唤阵旁,念起咒语。妖怪们在谈论这次会召唤出什么样的式神。“我觉得管狐不错,晴明也只能召唤出这样的式神了。”青行灯在一旁冷嘲热讽,无视一旁低级式神们的白眼。“之前晴明大人一口气召唤出11个R级式神。”姑获鸟倒是很兴奋,毕竟召唤出的小妖她都乐意去照顾。

“安静。”一道白光冲出召唤阵,络新妇眯起眼睛。“你们太吵了。”银发的琴师走出召唤阵,纤细的手指拂着琴弦。络新妇后退几步,撞到身后的柱子。“我们在哪里见过吗?”式神们将目光投向这位琴师。他垂下眼眸,眼角的余光扫过络新妇。

“你是谁。”

评论
热度(18)

© 透明贝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