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来肤浅

【黑爪组】Hello Darkness,My Old Friend

配对:死神/黑百合,ooc有;请吃这对的小伙伴统一一下tag互相温暖;@夏洛加尔 文觉帮了我好多忙啊十分的感谢!捉虫,排版什么的辛苦你了! 祝食用愉快

============================================

这是死神第二次邀请黑百合去约会。

他们第一次的约会搞砸了,因为黑爪的紧急任务——去夺取正处于某个博物馆的能量拳套,而他们当时正好在那里约会。不幸的是,托猎空和温斯顿的‘福’,黑百合在离手套只有一步之遥时,却被一旁多管闲事的小孩儿用他们的任务目标打成了轻伤,为了不让她受到任何进一步的伤害,死神难得的选择了撤退。

“我觉得博物馆并不是个约会的好地方,莱耶斯。”

“你受伤了。”

“我没事。莱耶斯,你太重了,你带了多少把枪?”

他没有回答,她的钩爪钩到了黑爪的飞机上。

几周之后。

“这次约会可别像上次那样了。”黑百合的嘴角带着一丝浅显的微笑,关上了门。“晚安。”

她对明天的约会很感兴趣,因为她知道这个整天只想着执行任务的死神没有任何恋爱经验,更不会所谓的调情。他因为紧张而肢体僵硬的样子就和她还在守望先锋的时候一样没有变过,一如既往的令人发笑。想必他今晚一定会为明天的准备手忙脚乱。脑海里浮现出死神的窘态,她弯起嘴角,闭上眼睛。死神站在街角的阴影中,看着她的房灯熄灭,转身没入黑暗。

他确实是个完完全全的恋爱白痴。雇佣兵只与冰冷的枪械和遍地的尸体打交道,没有固定的住所,没有稳定的生活,没有正常的工作,更不要说找个伴侣了。

没有理由的,他却觉得黑百合——也就是艾米丽 · 拉克瓦不同与其他人。她是前同事的妻子,她的笑容和瞳色一样灿烂。他从来都不敢靠近她,她太耀眼太温暖了,伸手不可及,也怕被灼伤。好景不长,她被黑爪抓走洗脑,无情的杀死了自己的丈夫。他得以再度见到她,可她现在只有冰冷的体温,紫色的皮肤,嘴角上挑的冷嘲热讽和漠视一切的眼神。原来的艾米丽 · 拉克瓦,再也回不来了。留下的,只是代号黑百合的黑爪雇佣兵。

不出所料,这是个难以入眠的晚上,对死神来说。即使在网上搜索过“女人喜欢什么”,他也拿不定主意。“女人喜欢浪漫的男人,她们喜欢玫瑰还有情话。”莱耶斯看着发光的屏幕,思索着。'我倒觉得黑百合也许更喜欢新型的狙击枪或是绑着蝴蝶结的剧毒诡雷。'

莱耶斯纠结了一晚上,最终还是选择给她买几束红玫瑰。艳丽的鲜红让他想起以前那个热情开朗的法国女孩,她总会去买些鲜花装饰守望先锋的基地,特别是红玫瑰。

几年前。

“呃……角落边的那位先生,要一起来喝花茶吗?”这是艾米丽 · 拉克瓦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她将散发着香气且装在精致茶具内的花茶递给坐在对面的莱耶斯,他尽量绅士的接过茶杯道了谢,脸上挂着一副友善的微笑。

“每天都呆在这不会觉得很闷……?”

“杰哈担心我一个人呆在家里不太安全。所以我就在这等他回来。”她灿烂的笑容总是令他语塞。

“你是一个合格的妻子。”

“谢谢你,先生。您的名字?”

莱耶斯愣了愣,他没想到会进展这么快。“加布里尔 · 莱耶斯。如果我们以后能一起执行任务,你可以叫我死神。”

“您可真是我见过的最和蔼的死神了,莱耶斯先生。”艾米丽撑着下巴,笑着说。

不得不说那天午后的阳光确实非常灿烂迷人,就和他对面的美人儿的笑容一样。

莱耶斯按下了门铃,将花束藏在黑色的大衣后,他开始有点儿不知所措了。黑百合不知道在屋里干什么,他只得盯着烫金的门牌发呆。门突然打开了,他急忙站直,将视线转移到约会对象身上。

“你在干什么,莱耶斯?”今天的艾米丽出乎意料的换掉了那一身紧身战斗服——她这一身束腰长裙让他很不适应。

莱耶斯清了清嗓子,视线停留在她的长裙上:“咳咳,你今天很好看。”

嘿,他还是和上次一样紧张。她笑着扎起马尾:“我还以为你会换一身便服来。平时也你这么穿,带着面具?”

“不,我……”该死, 我怎么这么紧张?

“其实你紧张的样子还挺讨人喜欢的。”艾米丽换了个姿势倚在墙边,身体微微倾斜着想看莱耶斯藏在背后的手。“你背后的是什么?”

莱耶斯侧着身子回避,他不敢与艾米丽对视,下一步该怎么办?

“不要扭扭捏捏的,这可不像你。”艾米丽双手抱臂,盯着侧过脸的约会对象。

“没什么,什么都没有。”莱耶斯终于将花束放回了枪袋,如释重负般的摊出手。

“噢,好吧?”她向前倾身,凑到莱耶斯的面具前,微笑着看他闪烁其辞。“哈哈,Mon cher,我知道你约会时为什么要带面具了。”艾米丽驾轻就熟地挽住他的手臂,“今天可是你约我出来的,可别搞砸了。走吧,我们去哪?”

地中海独特的阳光照耀着这座小岛,圆顶的教堂与蓝白的建筑错杂坐落在岛上。蜿蜒的山路将伊利奥斯围住,风景就像明信片。来往的船只浮在浅色的海上,港口因为休息日的原因而显得人烟稀薄,稀稀疏疏地散布在街道上。看店的犬类懒散地趴在店铺的遮阳棚下休息,吐着舌头。

“也许在这买一座房子,金盆洗手对你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艾米丽透过窗户看着迎着夕阳行走的路人,开玩笑似的轻声笑着搅了搅茶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来过这里。”她把茶勺搁在一旁的纸巾上,仰头喝掉半杯。“这地方很适合两个人牵着手,迎着夕阳,坐在海边……然后其中一个亲吻另一个的额头,许下一些重要的誓言。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仿佛我经历过一样。”莱耶斯看不到她的表情,也想不出安慰的词句,只是闷闷地喝着自己的茶。“现在,我在这里了。也许我以前和什么其他的人来过这里,但最终的结果只会是他们的后脑勺爆起一团血花。”艾米丽拿起茶杯,侧过头看着夕阳,不说话了。

“……很抱歉,让你想起这些东西。”他僵硬的坐在原地,思索着以怎样的语气去安慰她。他们毕竟都是黑爪的雇佣兵,他没有理由也没有权利去指责黑爪抑或是任何人。

“不,你不就坐在我的对面吗。”她忽然转过头来,竟然带着和以前如出一辙的微笑,那表情已经有几年没有出现在她的脸上了,或许她都不自知。“今天是我们的约会,不聊别的。”

“其实……"莱耶斯努力的试图组织些词句,安慰也好,计划中的告白也好…

很不巧,他们身上联络黑爪用的通讯器同时响了起来。“看来我们的约会又要中断了?”艾米丽把通讯器放回大衣里,侧过头。“这样看来,我们应该会有第三次约会。”

这是他们在屋顶蹲守的第三个小时,暗杀目标仍然没有进入黑百合的狙击枪有效射击范围。她取下红外护目镜,坐在一旁。“艾米…黑百合,你喜欢什么?”死神背着手倚在一边的墙上,沉默半响后开口问道。

“什么?”这没头没脑的问题让黑百合一时没意识到他在问什么。

“你喜欢什么东西,新型的狙击枪,亦或是……”死神编不下去了,只得闷闷的闭上嘴。


原来死神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黑百合憋笑憋得辛苦,故作正经的回问:“你觉得我会喜欢什么?”

死神一言不发,有些不知所措的往下扯了扯兜帽。

“别这么紧张,哈哈哈。也许等任务结束了我可以告诉你。”黑百合终于小声笑了出来,落差感会让人感到惊讶。

“有什么好笑的……"死神盯着她,低声问道,总算恢复了平常阴沉的样子。

“好了,目标出现了。”黑百合不再接话,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趴下打开狙击枪的瞄准镜。“给我几发弹夹,保险起见。”

不管怎样,约会的时候一定要送玫瑰的吧……?正在走神的死神并没有仔细听黑百合的指示,而是随手从风衣里拿出一串弹夹,递了过去。

“原来你还带了玫瑰。”黑百合看着递过来的弹夹和也许是有心也许是无意混在一起被挤压得有些支离破碎的玫瑰,表情是显而易见的惊讶。拿过弹夹,俯身,瞄准,一枪爆头。“虽然我不喜欢玫瑰,但还是谢谢。”她调笑着,拿走了那支明显不适合送给约会对象的玫瑰。“你真的是死神吗?我指的是那个恋爱白痴,情商很低的那个。我认识的那个莱耶斯,只有脑袋被门夹了才会给我送玫瑰。”她点了点自己的脑门,露出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微笑。

“难道一定要说些我爱你之类的话吗?”

“难道不是吗?”

死神发着呆,看着对面擦拭枪械的黑百合。又是一次失败的约会?抑或不是?谁都说不清楚了。不过她确实开始期望着除了杀戮之外的其他某些事物,这是确定无疑的。至少他值得一些奖励。她挑起死神的面具,在他的苍白的脸颊上落下一吻。“玩笑而已,我很喜欢玫瑰。我已经开始期待下一次约会了,‘情圣先生’。”黑百合带着令人怀念的久远笑容,甩出了抓钩,消失在夜幕中。

“……艾米丽,你一点儿都没变。”莱耶斯叹着气,摘下了面具。他居然感觉到脸上有点儿暖。

评论(9)
热度(49)
  1. 彩衣吹笛手透明贝斯特。 转载了此文字
    感动人心,憋了三天总算是憋出来了,谢谢谢谢贝斯特的原文
  2. 尼库。透明贝斯特。 转载了此文字

© 透明贝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